2013-01-26 星期六 農歷臘月十五

              中國民航報推出《我的芳華—獻禮改革開放40周年》專欄

              2018-05-29 06:05:24  來源:中國民航報 整理:中國行業報協會

              2018年,我們迎來了改革開放40周年。40年,于個人,是歲月不惑;于國家,是風華正茂。

              40年來,一代代中國民航人懷著燃燒的夢想,將青春的歲月投入到改革開放浪潮中。與之相伴的是,我國民航發展取得了巨大成就,已經成為世界第二大航空運輸市場,目前正向著民航強國目標大踏步前進。

              時光傾吐芳華,歲月如墨留香。每個人都有一段自己的芳華,那些難忘的、閃光的、艱辛的、歡笑的、流淚的、青春的、奮斗的過往,不僅反映了個人獨特的人生軌跡,也折射出行業、社會和國家的變遷。從今天起,本報推出《我的芳華——獻禮改革開放40周年》人物專欄,帶您走近親歷這段光輝歲月的民航人,聆聽他們的芳華故事,回望40年的風云變化,感受新時代民航發展的脈動。

              欄目題字:李石文 題詩:孟進

              首 期 人 物

              胡勤,現任民航西南地區管理局副局長。歷任民航西南局組織部干事,副部長,部長,黨委常委,紀委書記,工會主席。曾任民航西藏區局黨委書記兼副局長。是中央黨校22期正廳班學員,是民航第3期中青班學員。被中華全國總工會和中組部授予“全國優秀工會積極分子”稱號,今年被中華全國總工會授予“安康杯”優秀組織者稱號。

              1978年,胡勤作為民航最后一批義務工來到民航,迄今正好40年。

              從當年連飛機都沒見過,到成為民航領導干部,他參與和見證了中國民航事業高速發展并躋身世界民航大國之列的全過程。

              一眨眼,胡勤就到了快退休的年齡。將人生最美的芳華都獻給了民航事業,胡勤覺得內心既踏實又幸福。他說:“我經歷了最艱難的抉擇才進入民航,這是我人生做的最正確的一件事,我珍惜在民航的每一天,工作不覺得累。”

              在民航西南地區管理局辦公樓見到胡勤時,他剛把自行車停好,提著一個看著挺沉的公文包,精神抖擻地走進辦公室。

              (李為民/攝

              胡勤是民航西南地區管理局副局長、黨委常委。他是局里目前唯一騎自行車上下班的司局級干部。在民航干了40年,胡勤現在的工作依然很忙,經常出差,見記者前他剛從西藏調研回來。許多年輕人都因為高原反應怕去西藏,胡勤卻說:“我經歷了最艱難的抉擇才進入民航,這是我人生做的最正確的一件事,我珍惜在民航的每一天,工作不覺得累。”

              差點與民航擦肩而過

              1978年,胡勤作為民航最后一批義務工來到民航,迄今正好40年。

              說起與民航結緣的故事,胡勤不自覺地提高了聲音:“我和民航真的很有緣!”

              1976年7月,高中畢業的胡勤到四川省雙流縣三星鄉當知青。兩年半后,三個選擇擺在他面前:讀書進修、當供銷社主任和當兵到民航。

              胡勤當知青時就做過公社中學教師,教過物理、政治、歷史,19歲便當上了中學教導主任,是他所在生產隊中不多的幾名高中生之一。當時,公社有考試去讀書的名額,胡勤一去就考了第一名。可是,胡勤對讀書這件事一頭霧水:去哪里讀?學什么專業?畢業后干什么?他都一無所知。后來打聽得知,他們是要去南充一所石油學校讀兩年書,畢業后去天津渤海灣油田工作。胡勤回家一查地圖才發現,天津離四川居然那么遠!要不要去讀書?他非常猶豫。

              就在這時,公社供銷社主任快退休了。由于胡勤自身條件優秀,既能干,又肯吃苦,公社黨委書記點名要他去接班。這個選擇對胡勤來說誘惑很大,既當上了領導,又解決了工作問題。可胡勤的父母卻覺得年輕人還是應該到外面闖一闖,不能一輩子待在山里。

              就在胡勤舉棋不定之際,一名叫李桂仁的同志到公社招民航兵。在得知胡勤條件優秀后,李桂仁立刻就勸他去當兵。對許多知青來說,能去當兵是天大的好事。可是,胡勤此前壓根兒沒動過當兵的念頭。他覺得自己早晚都會有工作安排,于是婉拒了李桂仁的建議。

              可是李桂仁沒放棄。他去公社查了胡勤的個人檔案,發現胡勤已經是黨員,而且在年僅19歲時就被評為四川省知識青年上山下鄉先進個人,后來又被評為四川省學雷鋒積極分子,甚至還在成都錦江大禮堂作過發言。這時,李桂仁下決心要帶胡勤去當兵。

              在被胡勤拒絕后,他就找到胡勤家,做他父母的思想工作。李桂仁告訴他們,民航兵和其他兵種可不一樣,是去修飛機、學技術的,未來很有發展前途。而且每個月除了當兵的津貼外,還有12.5元機務灶補貼發給個人,最重要的是工作地點在重慶,離成都近。離家近,能學技術,待遇也不錯,胡勤有點動心了。

              經過激烈的思想斗爭,胡勤在經歷了選擇與放棄的反復煎熬之后,決定去民航當兵。

              守得云開見月明

              1978年冬天,胡勤來到重慶白市驛機場民航十七飛行大隊,加入機務中隊成為一名機械員學徒。這年胡勤20歲,在風華正茂的年紀開啟了民航工作生涯。

              在兩年半的知青歲月中,胡勤吃苦耐勞,表現優秀,面臨著多個人生選擇,差點就與民航擦肩而過。經過激烈的思想斗爭,他最終決定當民航兵。圖為1978年12月16日,當兵第一天,胡勤在重慶白市驛機場與伊爾14飛機合影。 

              在新兵訓練結束后,胡勤在機務中隊肯學、肯干,加之他是那一批新兵里唯一的黨員,很快就嶄露頭角。一次偶然的機會,胡勤被指派到他所在的機務中隊食堂臨時頂替生病的司務長。3個月下來,他將食堂管理得有聲有色,大家反響很好。領導由此發現了胡勤的管理才能,推薦他去大隊部當文書。

              一開始,胡勤還挺高興,從中隊到大隊,感覺自己被重用,要提拔了。可在大隊部待了一段時間后他才知道,自己實際上就是勤雜工,每天都做著打字員、圖書管理員、收發員、電話接聽員等既繁瑣又簡單的工作。當初因為想學技術才選擇當民航兵,沒想到技術還沒學成,竟做起了打雜的工作,連那12.5元的機務灶補貼也沒了。戰友還以為胡勤到領導身邊馬上要升官了,大家不知情的羨慕讓他心里很不是滋味兒。看著戰友有的學會了修飛機,有的加入車隊學會了開車,有的去學氣象或通訊了,再看看自己手頭上的一地雞毛,回想起20歲之前自己的輝煌履歷,巨大的反差讓胡勤更覺委屈,壓力巨大。他每天晚上都睡不好覺,甚至年紀輕輕就患上了斑禿,早上起來頭發大把大把地掉。

              “最艱難的時候,說實話,我真的想過放棄”。胡勤說,但這個念頭只在他腦海里一閃而過。“選擇離開不就等于當逃兵嗎?天生我才必有用,是金子在哪里都會閃光,與其每天胡思亂想,不如安心做好手頭上的每一件小事”。在想通這個道理后,胡勤每天20時~22時就一邊管理圖書室,一邊博覽群書;作為收發員,需要定期去重慶市區白市驛郵局取報紙,他也趁此機會認真閱讀、學習報紙上的文章;大隊要辦黑板報,胡勤寫一手好字,文筆又出眾,他就大包大攬一個人全做了。

                那一年,他幾乎沒有休息過一天。

              1980年3月,民航改制。中國民航正式脫離空軍代管,由國務院直接領導,走上了企業化發展的道路。像胡勤這樣的民航兵面臨著退伍轉業或在原單位以工人身份留下來就業的安排。由于表現優異,胡勤順理成章地留在了民航,脫下軍裝,由士兵變成了工人。

              兩年后的夏天,胡勤被當時的民航成都管理局政治部領導看中,于1982年8月正式從民航十七飛行大隊選調到民航成都管理局政治部宣傳處工作。

              1983年的一次經歷讓胡勤至今難忘。他說,那是他整個職業生涯的一個重要轉折點。

              那年3月,民航成都管理局宣傳處接到任務,要在整個西南民航牽頭開展普及中國近代史教育活動。當領導把這一工作交給胡勤時,年僅25歲的他很清楚肩上擔子的分量:做好或者搞砸,都將對他的職業生涯產生重大影響。憑著內心的一股沖勁兒和與生俱來的認真勁兒,胡勤開始獨當一面為這項工作作準備。

              他白天聯系安排活動細節,晚上加班備課,因為他還承擔了部分授課任務。為了講好“鴉片戰爭”這一課,胡勤用了一個月時間進行精心準備。他不僅全面梳理了這段歷史,將兩個半小時的授課內容爛熟于心,還專門買了一面鏡子掛在辦公室的墻上。每天下班后,胡勤都對著鏡子把課講一遍,練習口型、手勢、表情……功夫不負有心人,整個教育活動在他的精心安排下順利開展,胡勤講的課也獲得大家一致好評。

              1983年底,胡勤順利提干。兩年后,領導又推薦他考入當時的中國民航干部學校黨政班學習。

              1985年,胡勤(前左一)被領導推薦考入當時的中國民航干部學校黨政班學習。

              1987年胡勤學成歸來,正好趕上民航第一輪改革在成都試點——組建中國西南航空公司并與地區管理局分立。胡勤被分配到民航西南管理局組織部工作。他回憶說:“當時,看著民航正在發生巨變,充滿希望和活力,自己很想到新組建的企業去鍛煉,而年紀輕輕就被分到機關‘養老’,心里很是不甘。”

              為此,胡勤專門找到時任民航西南管理局局長蔣遠猷訴苦。沒想到,蔣遠猷把他狠批了一通:“年輕人眼光要放長遠一點,民航要發展,每個崗位都很重要。你們年輕人都走了,那管理局不就成‘養老院’了?今后的行業誰來管理?”

              1987年,胡勤趕上民航第一輪改革在成都試點——組建中國西南航空公司并與地區管理局分立。他被分配到民航西南管理局組織部工作,經歷了從心有不甘、深感慚愧到安心堅持下來的心路歷程。圖為胡勤在辦公室翻閱報紙。

              蔣遠猷的話令他深感慚愧。從此以后,他本著在哪里都是為民航出力的想法,安心留在了機關。

              此后10年間,踏實肯干的胡勤先后被提拔為民航西南管理局組織部副部長、部長,1998年3月就任民航西南管理局黨委常委、紀委書記。

              追隨民航發展的腳步前行

              從當年連飛機都沒見過,到成為民航領導干部,胡勤參與和見證了中國民航事業高速發展并躋身世界民航大國之列的全過程。在采訪中,他感嘆:民航近30年的變化太快了。他剛從西藏調研回來,就順著話題對記者說:“回想過去,西藏的機場真是今非昔比了。”

              胡勤與西藏民航的發展有很深的緣分。他多次進出西藏,親身經歷了西藏民航工作條件的艱苦。1996年8月,他代表民航西南局帶領工作組到西藏邦達機場對全國民航第一批援藏干部進行考核。當時,蓋了3床棉被的他深夜依然被凍醒。圖為胡勤(中)與援藏干部在海拔5010米的邦達機場對空臺合影。

              1996年8月,胡勤曾代表民航西南局帶領工作組到西藏邦達機場對全國民航第一批援藏干部進行考核,需要在邦達住一晚。雖然是8月,可當地的夜晚卻寒冷刺骨。凌晨兩點半,蓋了3床棉被的他依然被凍醒了。沒有辦法,他只能去找當時邦達航站站長次旺要被子。次旺無奈地脫下自己身上的軍大衣遞給他,說再也沒有多余的被子了。現在,西藏區內的各座機場早已經過多次改擴建,住宿條件大幅改善,有的機場還安裝了地暖。胡勤笑著說:“以前到了西藏,一下飛機就有人送上軍大衣。現在下飛機,暖氣都開得很足。”

              1997年,因為參加民航中青班學習,胡勤第一次乘坐國航的飛機到了英國倫敦。下飛機后,胡勤托運的行李竟丟失了。看著眼前這座巨大的繁忙機場,胡勤對找回行李幾乎不抱希望,懷著絕望的心情例行公事地在機場簡單留下住址就走了。幾天后,當倫敦希思羅機場的工作人員將行李送到他下榻的酒店時,胡勤驚喜壞了,也真切地感受到了兩國民航發展的差距。

               隨著時代的變遷,民航改革不斷深入,中國民航也今非昔比。1978年,整個西南地區擁有機場僅20座,飛機31架,跨省航線50余條。目前,區內運輸機場數量達47座,航空公司23家,運輸飛機616架,通用飛機359架。2017年,西南地區旅客吞吐量達1.89億人次,開通國內外航線1000余條。

              眼看著民航的這些變化,走上西南民航領導崗位的胡勤開始對民航的發展有了更深的思考。

              胡勤對民航的深厚感情深深地影響了兒子胡翼。在胡勤的勸說下,胡翼投身民航,成為西南空管局的一分子。圖為2000年3月,胡勤與家人的合影。

              2014年的一天,胡勤代表民航西南地區管理局到西南某支線機場進行安全檢查,發現該機場塔臺的墻壁在2008年地震中裂了一條很深的縫隙。在胡勤看來,民航越是發展,越要堅守安全底線,不放過任何一個細節。一想到西南地區其他支線機場也可能出現同樣的問題,胡勤立刻組織開展了整個西南地區支線機場的安全檢查工作。果不其然,他們發現不少問題,然后匯總上報申請了1970萬元安全能力建設資金,解決了區內26座機場道口安全問題。胡勤認為:“越是到了新時期,越是要高度重視民航安全問題。有發現問題的能力、暴露問題的勇氣和解決問題的辦法,才能將安全工作落到實處。”

              在民航干了40年,胡勤參與和見證了中國民航事業高速發展并躋身世界民航大國之列的全過程。他是局里目前唯一騎自行車上下班的司局級干部。(圖片除署名外均由胡勤提供)

              一眨眼,胡勤就到了快退休的年齡。為民航奉獻了一輩子的青春和熱血,胡勤覺得內心既踏實又幸福。他對民航的感情也深深影響著兒子胡翼。胡翼本來打算創業,但在胡勤的勸說下投身民航,成為西南空管局的一分子。胡勤說:“雖然我遲早會退休,但兒子在民航,我和中國民航的未來就有了分不開的聯系。

              在民航干了一輩子,我真心希望中國民航能發展得越來越好,越來越安全,早日實現民航強國目標;希望未來的民航管理更加科學,體制更加健全,設施更加先進,規章更加完善,布局更加合理,發展速度和保障能力更加匹配。

              ——胡勤

                             本文刊登在5月28日《中國民航報》第四版特別報道

              分享到:
              甘肃快三怎么跟号

                                      五大联赛积分榜 天津时时开奖号码走势图 女优排名 天津11选5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北京单场胜负过关首页 排列012走势图 足球比赛文字直播 海口一条龙多少钱 哪里电玩城赌博 106官网彩票安卓版